新闻中心

bob真人“宝宝辅食”tag:互联网新型护盾

2023-04-06 04:23:46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
  bob真人在各种生活分享类型的帖子最下方,总会没头没脑地出现一个名为“#宝宝辅食”的tag。这些帖子的内容大多很日常,包括女生的、搞笑的宠物照片,bob真人或是记录每天的学习,倾诉一些私人情绪……总之都和宝宝辅食本身没有一点关系。

  而这一魔幻行为背后的理由却十分简单直接:加上了这一tag的帖子,就能极大降低被推送给男性用户的概率。

  互联网算法的“玄学”里,一些女性正试图用这样的方式,为自己建立起一个“护盾”。它有点幽默,却也略显无奈。

  小酒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在某社交平台上,她的账号内容是记录自己的学习日常:每天五点半起床打卡学习、记录今天完成了多少背单词任务,以及自己的一些小情绪。而最近,她的每条帖子下面都会加上一条“宝宝辅食”的tag。

  小酒第一次看到这个标签,是在一篇食物类的帖子下。“最开始以为是一种玩笑,类似于‘我是25岁的宝宝’这种心态。后来才听说有避免男性用户刷到的作用,感觉有点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。”她说。

  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,小酒都曾经遇到过来自男性网友的骚扰。无论自己发的内容有没有“露脸”,她都曾经收到过“美女能不能认识一下”“找”一类私信。以小酒自己的感受来说,她认为自己遇到的女性用户大多是有礼貌的,有疑问时会请教和探讨,但一部分男性则是质疑和攻击。有一次,小酒分享了一件生活中的普通小事,一位男性用户直接评论道:“假的吧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不确定这个tag是否有用,但印象中大部分男性就是不会关注和宝宝相关的细节,更不会在网上搜索宝宝辅食,所以觉得这个逻辑也能够说通。”因此,小酒试着在自己的帖子中加上了这一tag,“希望分享学习的帖子能被别人看到,并且鼓励到别人,尤其是女性”。

  在某社交软件上,“宝宝辅食”线亿次,按时间顺序随意浏览一下近期的帖子,几乎一半以上的内容都和真正的辅食无关:有幽默的段子、旅行的照片、网购开箱、求职经历……相比之下,搜索“辅食”标签,你才能看到真正的“辅食”相关内容,这一线亿次。

  和小酒一样,很多近期开始使用“宝宝辅食”标签的用户提到,自己曾在首页上刷到带这一标签的帖子,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,直到在评论区发现有人留言解释“听说这样可以不被推送给男性用户”,他们才明白过来,并且决定试一试。它的效果或许很难考证,但很多试过的人觉得,自己的确没怎么收到男性用户的评论。

  Miu是一位海外博主,平时会在自己的账号里发布健身相关的内容。每当她在网上发出穿运动紧身衣的照片,或是日常做器械训练的视频,时不时就会碰到一些冒犯性的评论。一些没有分寸感的男性用户会留言评价她的身材,也有男性网友会私信她:“小姐姐,约吗?”

  一开始Miu觉得很生气,但时间久了,更多的则是“见怪不怪”的无奈。她并不想因为被个别人骚扰,就干脆停止在网上发布照片。加tag的方法是她最近和朋友聊天时知道的,bob真人接着她便开始每一条帖子都带上“宝宝辅食”。

  一位日常发布cosplay内容的博主也说,自己这一类型的账号几乎是网络骚扰的“重灾区”,“你很难想象一部分宅男会说出多么恶心的话”。但有时候她也会陷入自我怀疑:“因为本来就是我自己把照片发到公共的平台上,这种情况下我抱怨别人的评论恶心,是不是显得太矫情了?”因此,最近她也悄悄在自己的照片底下带上了“宝宝辅食”的tag,希望自己的帖子能被多推给女生。

  “宝宝辅食”tag构成的宇宙中,人们的生活千差万别,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心愿——尽可能让自己的帖子被推送给女性用户,减少冲突,和被男性目光审视的可能。

  而随着知道这一“暗号”的人越来越多,宝宝辅食的tag也从原本的功能性使用,转变成一种略带流行属性的符号。配上照、调酒照、美食照……毫不时尚的“宝宝辅食”似乎成了一个潮流标签,人们想在自己的帖子下面带上它,表达一种略带幽默的立场。

  甚至也有人表示,自己并不知道这一tag流行的原因,只是因为“最近总是看到别人在用,觉得很萌,就也跟着用了”。

  你可以把“宝宝辅食宇宙”的出现理解为一种很新的互联网文化,而它背后的逻辑,可以在现实中找到更残酷的对照。

  2022年毕业季,95后女生郑灵华因为一张染着粉色头发、带着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看望住院的爷爷的照片,而成为网暴受害者。她的照片被恶意盗用,编造老少恋的谣言,并因为头发的颜色被质疑学生身份。在持续遭遇骚扰和网暴后,今年2月,女孩因抑郁症。

  今年3月,苏州大学和南华大学也先后出现两起女生被“造黄谣”和“恶意P图”的事件。两名加害者均遭到开除学籍处分。

  在信息透明的互联网上,女性有着分享生活的,同时也渴望在不那么友善的环境之中拥有一片“自留地”,尽可能创建一个有着基本善意的交流空间。

  至于这种针对性别来做筛选的方式,似乎是一种无奈之举。“虽然也会遇到很刻薄的女性评论,但毕竟经验来说,‘男宝’更容易说出一些破坏气氛的话吧。”小酒说。

  网络骚扰是带有性别倾向的,而一部分女性会因此减少自己在网上的活动。3月8日,联合国大会为国际妇女节举行的活动中,联大主席克勒希提到一项研究显示,妇女和女孩面临网络骚扰或仇恨言论的可能性是男性的27倍。其中只有四分之一的女性会向相关部门报告,近九成的女性会因此限制自己的在线活动,而这种现象会加剧数字鸿沟。bob真人

  “宝宝辅食”tag构成的宇宙中,人们的生活千差万别,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心愿——尽可能让自己的帖子被推送给女性用户,减少冲突,和被男性目光审视的可能。 图源:视觉中国

  2015年,联合国宽带数字发展委员会报告也曾指出,全球使用互联网的女性中,约有73%曾遭遇或正在遭遇网络暴力。代理“杭州女子取快递被造谣”一案的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她接受过咨询和代理的20多起网络暴力相关案件中,男女受害者比例为1∶9。

  而这一情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改善,2020年,联合国妇女署报告显示,疫情以来,由于网络使用频率升高,女性所遭遇的网络暴力形式和频次显著增加。

 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家庭与性别研究室主任吴小英曾提到:“性骚扰问题从来不单纯是性或者性别的问题,而是渗透着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和权利的关系……当性骚扰从女性的个人遭遇变成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时,它也就成了体现性别歧视的一个符号。”

  社会学家Sharon Hays在1990年代提出“密集母职”(intensive mothering)的概念,即以孩子为中心的教养方式,认为母亲首先应该是照顾者,应该投入大量的时间、金钱、精力、情感和劳动来集中抚养孩子。在育儿过程中,母亲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和心力,与孩子荣辱与共。

  社会学者上野千鹤子认为,“爱”就是让女性调动自己的能量,把丈夫的目的当作自己的目的;而“母性”,则是让女性为了极力克制自我需求,通过引发自我献身和牺牲精神,把孩子的成长看作是自己幸福的机制。母亲是一个“职业”,而父亲好像从来不是。“母职”带来的是加剧传统性别分工的刻板印象,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“母职惩罚”。

  反观“宝宝辅食”tag 的意外走红,似乎也成为了一场对于当代密集母职现状的讽刺和反击:如果关心“宝宝”议题的只有女性,那么它也可以成为将大部分男性排除在外的、新的话语空间。

  然而现实情况是,随着“宝宝辅食”tag本身逐渐出圈,它最初的功能性也随之减弱了,有网友表示,现在即使是带了这一tag,自己的评论区依然会出现男性用户。或者是一些男性网友也开始加入“玩梗”浪潮,在发帖时也加上“宝宝辅食”,希望以此反向获得更高的流量。

  也有人开始另辟蹊径地使用其他tag承担类似的功能,比如“儿童画”“宝宝穿搭”,等等。评论区里有人表示:“我有时候还会带上‘离婚带孩子’的tag呢。”

  小酒也表达了自己的另一种担忧:“我觉得这个tag的流行,说明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了一种独特的‘反击’——直接在根源上不想与某些男性用户产生交集。但可能同时也会让男女之间更加不愿互相理解,分歧越来越大吧。”

  而一个标签是否能达成互联网上的绝对“防御”,似乎已经不重要。参与其中的人们,或许更多地只是想要表达某些态度——一种对于更友善的互联网空间的需求,和更具安全感的人际关系的渴望。